日向樹里

#0605街垒日快乐

  

     公白飞站在安灼拉身边,注视着那个青年。

     “真可惜!”公白飞说,“这样杀戮,多么丑恶啊!好了,将来没有了国王,也就没有战争了。安灼拉,你瞄准那个中士。但是不要看他,想象一下,那是个可爱的小伙子,英勇无畏,看得出来他有思想,那些炮兵都很有知识;他有父亲,有母亲,有家庭,他很可能在恋爱,最多才二十五岁,可以做你兄弟。”

    “他就是我兄弟。”安灼拉答道。

    “对呀,”公白飞又说道,“他也是我兄弟,算了,别打死他了。”

    “不要管我,行当所行。”

     一滴眼泪,沿着他那大理石板的面颊缓缓流下。  

          

  ———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李玉民译)

我到底多可悲呢。

我不是谁的奴隶 我是我自己的。

到头来以为自己目标坚定视野通透说到底不过还是在逃避和退缩 

还是在卑躬屈膝地乞求一句肯定。

T:盘点这些年你待过的北极圈?👀✨

安灼拉x弗朗西斯


为什么这对没人磕 救救北极圈的孩子吧(瑟瑟发抖

nmd 虎妈不配做人是吧。

钱莫也太甜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存档

自从前手机无端暴毙后 so没有安全感

可以死吗可以死吗可以死吗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